当前位置:主页>女人如歌>亲子> 正文

为宝宝健康 各路专家齐“发声”

2017-10-11 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admin 点击:

分享到:


  最近,我在工作诊所的一间体检室内撞见了Toby--一个携带着小手枪的快3岁的小男孩,他其实是个提前4个月就出生了的早产儿。他的体检对很多项目都进行了评估,包括缓慢增加的体重;运动发育迟缓;以及他的家庭马上就要搬进收容所了。作为一名临床医生,我已经查看了他的检测图表,并将其纳入我的日程安排中。对检测结果,Toby的妈妈有她的疑虑,就连职业治疗师也对结果保留了一定的意见。但为了我们所有人的快乐,Toby设定了很高的目标,并喳喳地嚷道:“最好也不过如此了!”。

 

  没错,他是对的!虽然时间紧迫但我们认为抽时间陪伴我们的家庭和孩子非常有必要,我们要尽量让家长和孩子在困扰和担忧到来前把握住那些可以分享的美妙瞬间。像父母、老师、和其他很多关心孩子的人一样,我们这些基础保健医生要在短短30分钟内,告诉家长影响孩子健康成长的所有问题,这往往是件非常艰巨的任务。 

 

  随着我们使用工具的逐渐细致和精密,我们对孩子健康及发展的解读也越来越全面,我们周围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复杂,我们的日程安排也越来越满。与以往任何一个时期相比,医疗技术挽救了更多孩子的生命,并让那些患有慢性和复杂身体疾病的孩子活到了成年。但这个结果却令人喜忧参半,它一方面改善和拯救了无数生命,另一方面也呼吁我们要发展自身的医疗系统(医疗、教育、社会政策)以满足社会需求。作为父母、支持者、教育工作者、子女、姐妹、邻居和护工等,我们必须要弄清楚世界正发生着怎样的变化,以及我们要如何使用自己的方法去应对。

 

  由于这些原因,本文中的一系列观点和内容尤为引人注目。单独来看,这些文字是对神经系统发育、家庭教育、儿童保健,以及我们该如何优化医疗保健系统这样的大问题所进行的剖析。其中包括儿科研究人员、临床医生、专家和律师们的声音和故事,他们处于工作的最前沿,在那里,各种理论都能够直面现实生活的混乱。如你将要看到的那样,一些支援者会借助医疗保健工作人员的深入见解,从专业客观和个人主观的双重角度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和看法,但有时,他们也会跟其他在系统中摸索正确方向的人一样,面对同样的挑战和难题。

 

  科学和研究已经为我们的孩子提供了无数种先进的护理方法。在这一系列文章中,医学博士MandeepRana解释了为什么生命的第一年对孩子的大脑发育至关重要(内容详情请见《为0-3岁孩子所做的教育、健康投入 效果最佳》)。反过来,ArathiReddy博士讨论了家长和看护人该如何充分利用好生命的头一年,以及为什么要尽早对孩子的认知和发育问题予以客观的认识和对待(内容详情请见《0-3岁是大脑发育关键期 家长能做些什么?》)。正如心理学家MarthaVibbert所指出的,某些孩子,特别是早产儿,有特殊需求的孩子,以及出生在贫困家庭的孩子,有可能在健康发展、满足更好需求、获取更为便捷强大的支持系统上,面对更大障碍(内容详情请见《如何更好地帮助早产儿和早产儿家庭》)。

 

  我们在儿童医疗领域的主要进步,是我们可能要摧毁现有模式的同时给出新的思路,来重建我们医疗系统问题的根源。“贫穷是一种疾病”,医学博士PerriKlass说,他在近期备受关注的纽约时报WellBlog上还指出,“阻碍生长与发育,剥夺孩子健康幸福的未来,可能会令他们改变目标。”对此,医学博士MeganSandel表示赞同。而且,在她的新文章“住房:一个崭新而具有生命力的象征”的内容中,她令人信服地指出,童年期间,健康的社会决定因素--压力、流浪、暴力、逆境等都有可能成为影响孩子健康状况的重大指标,就像病人的脉搏和血压代表传统意义上的“生命体征”一样(内容详情请见《居住条件对儿童健康有巨大影响》)。

 

  美国的医疗保健系统复杂得令人绝望,在儿童保健领域的参与者之间,缺乏有效的沟通,也由来已久。在一些特殊情况下,教育工作者、治疗师和临床医生会感到时间紧迫,不可能用电子邮件或电话来沟通。但更多时候,支援者之间会遇到协作和沟通的困难,这是由我们的隐私条例及缺乏协同合作的文化与先例所致。那么结果如何呢?一直在一线从事自闭症儿童护理工作的执业护士ShariKing指出,这一缺口还需要父母来填补(内容详情请见《家有特殊儿童 爸妈如何应对挑战?》)。同时,King还分享,当父母成为孩子的保健专家时,其家庭才会变得更好。家长是无限期的负责人,他们就像电脑内存一样记录着“什么方式是奏效的;至今完成了什么;以及过去做过些什么。”

 

  在MaryEllenStolecki的文章中,我们看到了如何护理一个病情复杂或患有慢性病的孩子,那通常都是件费时费力的事(内容详情请见《无名英雄——特殊需求孩子的家》)。工作从来都不轻松,但我们可以从中学有所获,建立自己的支持团体,真正帮助到家长,让他们在人生的旅途上感到备受关注和支持,而觉得是在孤军奋战。

 

  透过他们各自的文章,我们发现,EllenLawton律师(文章请见《孩子患精神疾病 父母如何保护?》)和SamanthaMorton律师(文章请见《儿童援助——特殊需求孩子的一剂良药》)是将儿童权益保护纳入医疗保健系统运动的两位先锋人物。他们给出个人及系统的观点,以确保那些并不十分具有代表性的病人和家庭也能获得适当的医疗服务。同时,医学、哲学博士RobertSege告诉我们,是家长和孩子共同促进了家庭间的相互联系,是他们建立了点对点的互助与支持网络体系,这种更具弹性的方式有可能令大家长期受益(内容详情请见《如何跟你的孩子们更好的互动?》)。

 

  最终,这些文章为我们串起智慧的珍珠,告诉我们如何更好地使用双肩去承担现实艰巨的任务。幸运的是,我们通过充满决心和毅力的学习,能够让儿童和家庭得到更好的医疗护理,培养更健康的孩子和更优秀的学习者,直至有一天,他们都成长为快乐的大人。正如Toby告诉我们的那样,我们一定要好好干才行!

 

  是的,没错,他说得很对!

  JackMaypole是美国波士顿医疗中心综合护理项目主任。

为宝宝健康 各路专家齐“发声”上海维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不想失去一个人的句子
Copyright © 2002-2018 来女人爱不够网 www.gxljx.com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