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第 14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艳鬼虽然是鬼物之中颇为出名的一种存在, 但它出名的关键在于魅惑之术,战斗力却是不高的。

别说秦靳渊出马,其实稍微一个厉害点的天师, 就能把对方给收了。

所以艳鬼吕舒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就被秦靳渊从肉身中拽了出来, 脸色惶恐的跪在地上,很自觉的赶紧磕头认怂,

“大人饶命, 求两位大人手下留情,是小鬼有眼无珠,之前得罪两位大人,都是小鬼一时冲动, 不是故意针对两位大人, 求大人饶小鬼一名吧……”

吕舒满心惶恐和惊骇, 背脊发凉冒汗。

他怎么也没想到白湛不仅本身厉害,他伴侣更是深藏不露, 竟然是一只隐藏的大佬鬼,连司元正那个老不死都没有看出来!

上次资格证考试的时候, 他到底是哪里来的胆子, 竟然敢盯上白湛,真是要死了。

吕舒浑身跟抖筛糠似的不停颤抖。

秦靳渊冷冷看着他, 身上强大的鬼气弥漫,将整个房间与外界隔绝。

确定无人能够偷听到房间内的动静后, 白湛这才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 盯着面前的艳鬼似笑非笑, “你这小鬼倒是能屈能伸, 只是这满嘴鬼话, 我该信你几分?”

满含深意的话一出,吕舒身体僵了僵。

他有些摸不准白湛的用意,眼睛咕噜噜转动,小心翼翼继续求饶,“小鬼不敢在大人面前谎言,之前小鬼真的不是故意得罪大人,小鬼不敢在大人面前造次……”

白湛笑了笑,也不啰嗦,直接道,“你是司元正的御鬼吧?”

吕舒猛地抬起头,目光震惊,显然没想到白湛会知道。

它虽然是司元正的御鬼,但司元正本身也是一只鬼,所以它们之间的主仆联系,根本不是肉眼可以看出来的,白湛一个外人,是从什么地方得知?他又知道多少?

吕舒只觉得它的魂魄都在冒冷汗。

白湛抱起双臂,继续直接道,“把你知道司元正的事情,全部告诉我,我帮你摆脱艳鬼之身,渡你入轮回。”

“你能渡我?!”

吕舒闻言更加震惊了,惊得都顾不上害怕,声音陡然拔高。

鬼物一旦发生变化,成为厉鬼通常就很难再投胎,想重新再入轮回,非得受尽阴间惩罚才行。而艳鬼更是这些鬼物中难以投胎的几大对象之一,难度和代价不可谓不大。

且艳鬼以身侍人,被世人所不耻,又浑身都是孽缘之气,与对方接触稍有不慎就容易被影响,他日沾染红尘孽障,但凡有些道行的天师,都不想耗费力气去渡化这么个麻烦。

吕舒并不是自然变成艳鬼的,而是被司元正用特殊手法炼制促成的,他做梦都想脱离苦海。

可它摆脱不了,它既是艳鬼,又是别人的御鬼,司元正不放他,他就是魂飞魄散也逃不掉,也没有哪个高人会好费力气来渡化它这么个下贱玩意儿……

白湛能力强大,渡化它这是可以做到的。

可它还是司元正的御鬼啊,白湛能斗得过司元正吗?

吕舒不太确定,心中矛盾犹豫不已,让它背叛司元正不是不可以,但前提是这个结果它能不能承受得起,背叛之后的赢面概率,能够有多少。

咬咬牙,沉默半晌,他才硬着头皮开口道,

“大人有命,小鬼本应该听从,小鬼也是真的很希望脱离苦海,重入轮回,可小鬼是那老不死的御鬼,有契约束缚,小鬼若有反叛之心,那老不死立刻就能知道,小鬼不知该如何行事,还请大人指点。”

吕舒话说得委婉,但意思却很好猜。

这一串话翻译过来就是:让我背叛主子没问题,前提是先帮它解决御鬼的身份,不然它就是有心,也无法配合大人,说完司元正那边就能得到消息,这不是破坏大人好事吗?

好吧,重点还是先给好处上面。

这只艳鬼虽然看上去有些墙头草,一吓就给跪,但脑子也不傻。

如果它不事先要到好处,白湛得到有用的信息后就走人,不管它了,那它岂不是就要被愤怒的司元正给折磨死。

不过它说得也没错,作为一只御鬼,它说出了主人的秘密,那边肯定会知道。

白湛也没有计较它的小心思,将空间符篆里的天道笔拿出来,朝着吕舒晃了晃,“你看这个是什么。”

吕舒定睛一看,惊呼,“天道笔!”

白湛点头,“没错,天道笔在我这里。你的御鬼身份我还有用,司元正那边不用担心,我自会用天道笔遮掩你背叛他的事儿。只要你把你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我送你入轮回,并不是什么难事儿。”

何止不是难事,天道笔在手,就是帮它逆天改命都可以!

吕舒心中怦怦跳,忍不住确认,“大人,我真的只要把我知道的事情说出来,你就渡我入轮回?”

“说话算话,修道之人不说谎话。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对你主子忠心赴死,我也不拦着你。”

对司元正忠心?

吕舒闻言顿时就立刻恨恨呸了一声,他是脑子坏掉了,才会对司元正那个老王八忠心,他变成艳鬼,都是那老不死害的,他们可是仇人。

以前打不过只能憋屈听命,现在有机会摆脱,顺便坑那老不死一把,他是非常乐意的。

没有后顾之忧,吕舒叛变得就非常爽快了。

他马上激动点头,“多谢大人宽宏,不计前嫌,小鬼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吕舒开始竹筒倒豆子般,将自己知道的东西全部说了出来。

他也不怕白湛说话不算话,正统的修行之人,一般都是说话说话的,胡乱承诺要被孽债,白湛脾气暴躁了点,但所作所为却都合乎天师道义。

当然,他也知道,如果自己嘴硬,可能现在立马就得死,识时务者为俊杰。

“两位大人,小鬼本名叶子瑜,生于一千八百一十二年,古嬿国人士……”

吕舒缓缓诉说。

他原本是数千年前一名很普通的古人,出生小商户,身份不高,但家境富裕,又是家中幼子,备受父母兄嫂的宠爱,是个生活无忧的娇宠小少爷。

但他时运不济,刚满十六岁那年,就遭遇到了国家灭亡,家人全部都在战乱中死绝,只剩下他一个人活下来,成为战乱逃难的流民之一。

因为从小没吃过苦,他细皮嫩肉的很难自己生存,为了活下去,他只能委身当时逃难队伍中的头领,靠着对方的照顾才能活下来。

叶子瑜与那头领本是你情我愿的交易,不过那头领人不错,两人就从交易发展成了真感情。

只可惜后来那头领时运不济,被人给杀了。

叶子瑜伤心过后,对杀死头领的人恨之入骨,可他又没什么其他本事。于是为了给情郎报仇,他就再次选择了利用自己的外貌优势,周转在各种官员、豪商、和乱世自立为王的反贼之间。

最终在一个宴请的机会,混到仇人面前,将其杀死了不算,还把宴会上跟对方交好的人也全弄死了,一个人毁掉了一方势力,堪称蓝颜祸水。

之后叶子瑜本打算就此隐居山林,可不曾想他的‘丰功伟绩’被司元正知道,司元正当时正缺一只艳鬼下属,然后叶子瑜就遭殃了。

司元正将他抓走,活活将他虐死,最后将他变成了一只供其奴役的艳鬼……

叶子瑜说到生前的遭遇,忍不住有点难过,他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会被那个老不死的盯上。

他摸着眼泪恨恨怒骂,

“司元正那个老不死的,我不是没其他本事,才用那种方式给我爱郎报仇的嘛,谁想陪那些臭男人,他怎么就看出来我有做艳鬼的潜质了?真是个王八蛋,明明我爱郎总说我纯洁又乖巧!”

艳鬼不是个好听的存在,说他有做艳鬼的潜质,怎能不让人羞恼。

白湛/秦靳渊:……大可不必如此谦虚,请相信你的本事!

白湛咳咳催促,“别废话,继续说,讲重点。”

叶子瑜不敢违抗,继续讲述。

他被司元正变成艳鬼之后,就一直跟在司元正身边做事,虽然他的战斗力不高,但魅术了得,大多数男人都抗拒不了他的诱惑,又会伪装,所以很多司元正不方便出面的事情,都让他去做。

“……不过司元正这个老匹夫狡猾得很,他不会相信任何人,哪怕我是他的御鬼,他对我也是万分防备,真正机密的事情,他还是亲自出手的。”

“这些年,他主要让我做的事情,就是到处收集气运。这事损德,避免被天道发现,他让我都做得很小心,每次找到一个对象,就只吸取一点,积少成多。”

“直到一年前,似乎出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导致司元正的行为激进了起来。他把真正的吕舒杀了,然后将我送进了这具肉身中,吩咐我对玄术界的那些青年才俊下手。”

一年前?那大概就是他做那个预知梦境的时间。

白湛心中记下这点,继续问,“那你知道,周裕卿是司元正儿子这件事吗?”

“以前我不知道,现在我知道了。”叶子瑜点头,然后撇撇嘴,“我就说那死老头干嘛让我去收集气运,收集了之后他又不用,全部藏起来,敢情都是为了他这个宝贝儿子。”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司元正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他宝贝儿子,和他宝贝儿子的情郎。”

“那情郎我认识,晏承修,咱们古嬿国的亡国之君呗。”

“关于晏承修的事迹,我也知道一些,因为他和丹姜公子的爱情故事,在当时老有名了。晏承修在还是皇子的时候,就因为丹姜公子,说出了放弃帝位之言。”

“后来晏承修带兵对战蛮夷,丹姜公子被挟持,为了不让晏承修为难,自缢在战场之上。然后晏承修大受刺激,一鼓作气带兵杀退蛮族,立下大功……”

“之后晏承修就因为战退蛮族有功,册封太子,登上帝位。而丹姜公子则被追封男后,晏承修因失去心爱之人身体日渐消瘦,没过几年,蛮族卷土重来,嬿国灭国。”

说到这里。

叶子瑜犹豫了一下,才继续道,“据那死老头所说,周裕卿就是丹姜公子的转世,他是丹姜公子的父亲,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成全他儿子和情郎再续前缘。”

“我也不知道这是真是假,那死老头狡猾得很,那周裕卿给我的感觉也不太好,看着人畜无害,但身上戾气很重,反正我看到他,心里就发憷。”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

叶子瑜忽然想到什么,补充道,

“近几十年,司元正一直在收集一位前辈的骨头,那白骨上的功德气息十分浓郁。我原本猜他是想用此提升道行,但后来我发现他似乎又只是单纯收集,找到后就尘封不动了。”

“目前为止,他已经收集到了左腿、右腿、和躯干三块白骨了。最近正在着急寻找其他剩下的,他儿子周裕卿,也对此事颇为关注。”

“我知道的,大概就这些了。”

叶子瑜确定没有再遗漏的记忆后,结束了交代。

“骨头……”

白湛听完陷入沉思。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身上的手机忽然发出一声信息提示的声响。

白湛将手机拿出来,然后便看见手机页面,那个神秘的灵异app终于再次出现动静。

“叮~1年内积攒十万信仰值任务完成,现在发布新任务。请宿主在司元正之前,集齐丹殊遗骨,一定乾坤!”

在任务发布的

相信自己的直觉,完成你的使命。如果你不想失去你最重要的东西,那么请记住,永远也不要相信司元正的鬼话,更不要为晏承修的情深同情半分。

否则,你会后悔终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