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第 11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湛的微博一更新, 关注在线的粉丝们刷到,就开始在评论区欢腾讨论起来。

“唉呀妈呀,白大师终于舍得营业了。”

“哈哈, 大师不营业则已,一营业就惊人啊。瞿氏、唐氏、董氏……虽然不是特别了解,但好像都是上市公司吧,啧啧, 这是搞大事情的节奏啊。”

“白大师就是白大师, 期待后续……”

“不知道啥事儿,不过都用上有违天理这词儿了, 看来咱们又要热闹啦……”

有着之前周家和袁氏科技的例子,网友们对白湛的微博存在着非常高的期待值,私下里说起白湛时,不少人还给按了个‘豪门纪检委’的外号。

而京市的各大小豪门, 对于白湛的微博也十分警惕,毕竟白湛实在太能搞事情了, 而且颇有些嫉恶如仇的性格, 豪门里谁家没点见不得人的阴私,都有点害怕被这么一只疯狗给咬上,不死都得脱一层皮。

因此看不惯白湛的人其实有不少, 可谁也不敢动他, 不仅因为他身后的秦家, 更是因为白湛本身也不是个好招惹的, 惹火了一位玄术大师,人家随便动一动风水, 就足够整个家族倒霉透顶。

发现白湛指名点姓的对象不是自家, 大家都不禁松了一口气。

然后就是对瞿家、唐家、董家开始幸灾乐祸, 暗暗琢磨这三家不知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竟然犯到了白大师手里,可有得热闹看了。

“啧啧啧,虽说咱们做生意的人有时候为达目的确实要用点手段,但不管怎么说做人也还是得有点良心,看看这三家翻车了吧……”

大家幸灾乐祸看戏。

……

而瞿、唐、董三家听到消息,却是没法高兴起来,着急的聚集到一起,相互商业打听到底怎么回事儿。

“瞿老哥,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我们和那个白大师半点交际都没有,不知哪里招惹到了他,他要这样搞我们。虽说他想一下子把我们三家都搞死也不太可能,但要是脱一层皮,也不好受啊……”

唐家和董家的看向瞿先生苦恼又郁闷,他们完全想不出自己到底惹了白湛这个煞神,说搞他们就搞他们,一点招呼都不打。

像他们这些豪门,虽说不至于丧尽天良,但要说手里有多干净,那是真不太可能的。现在真要被人抓住了什么小辫子曝光出来,可就麻烦了。

“瞿老哥,你跟秦家是世交,要不你出面联系一下,咱们有什么事情私下里好好商量就是,凡是都弄到明面上来,对大家都不好是吧……”

唐、董两家建议劝说。

瞿先生也是愁眉苦脸,叹气,“我的面子要是管用,那白湛也不至于直接把我一起点名了。我已经问过秦家那边了,秦家只回了我一句话。”

“什么话?”

“秦家问我还记不记得陶煜。”

话落屋里顿时陷入一片安静,几人脸上表情各异,气氛沉默。

陶煜这个名字他们怎么可能不记得。他们三家人如今得能走得这么近,当初陶煜的事情算是起了不小的作用,正是因为有着共同做坏事的经历,这才多了份特殊的交情。

当初陶煜的死,他们也清楚是冤枉可怜得很,是他们家儿女的错。可心里再清楚,天下大部分家长也会选择维护自己的孩子。

甚至心里还不由埋怨陶煜受得打击,禁不住事,自己要是就算了,反倒连累他们儿女沾上人命官司。

不过一个小人物而已,三家谁也没太放在心上,直接派人处理了后事,掩埋掉真相,让外人以为陶煜是因为学习压力过大而自杀的意外。

而瞿家因为女儿是导致人家死亡的罪魁祸首,心里愧疚更多,又看陶奶奶一个孤寡老人也活不了几年了,于是为安心,就负责将人送到了养老院。

时隔多年,再提起陶煜的事情,三家人都有些心虚。

“难道,难道这段时间欣苑她们接连出事,是,是那孩子找回来了?”

唐先生脸色微变,声音有点哆嗦。

瞿先生深呼吸点头,

“应该是那孩子回来了……之前欣苑出事时,白湛就找上了门。白湛和其他天师不一样,这人性格十分固执,亦正亦邪,若是陶煜的鬼魂装到他手里,求他帮忙伸冤,白湛现在的行为,就说得通了。”

“可我们家孩子这都已经瘫在床上了,这几天还都陷入了昏迷,搞不好过两天命就得没了。事已至此,那孩子的仇不都已经报了,还有什么不满?非得这样逼我们?”

唐、董两家又怕又气,就算是他们儿子当初对不起陶煜,可陶煜现在不是都已经把他们儿子害得人不人鬼不鬼了,算是两清,何必还搞这么多事情。

还有那个白湛也是,学着其他天师那般好好隐居修道不行吗,成天到处管闲事,也不怕踢到铁板撞死!

当然,这种话他们也只能在心里骂,不敢明着说出来。天师的能力大家都清楚,万一被白湛知道他们背后骂他,小心眼报复他们就惨了。

董先生愁着眉头,“当初的确是我们家孩子对不起那陶煜,陶煜想回来报仇也能理解,但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瞿老哥,你看能不能跟白大师说说,让我们亲自和陶煜见个面,把这个怨仇给解开?”

“没用的,陶煜要是愿意私下和解,白湛也不会发那条微博了。陶煜当初那么决绝自杀,就可见是个烈性之人,他要的不是补偿,而是公道……”

瞿先生叹了口气,

“罢了,现在说什么做什么都没用,为今之计,我们想的应该是怎么善后,尽量减小这事情对公司的影响。至于欣苑他们……孽是他们自己造的,如今也该他们自己承担后果。”

“……”

唐、董两家扯了扯嘴角,最终没有再说出半句话。

事已至此,他们就算还有心想保自己的孩子,也再做不了什么。就像当初弱势的陶煜一样,因为没人撑腰,所以死也白死了。

而如今,秦家和白湛要给陶煜出头,他们势弱,也只能认栽。

……

微博上。

白湛没有让网友们多等,第二天直接就发了一条长微博,将陶煜的事情曝光了出来,并且警方报警。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阴间有判官和生死簿,阳间有警察和法律,他能做的事情就是将真相公布出来,监督有没有人使坏,最后事情怎么判决,自有真正的机构来管。

因为事情直接闹上了热搜,在公众眼皮底下,警方这边的行动力自然比平日更加迅速,立刻就成立了专案小组来处理。

虽说任何地方都少不了灰色地带和老鼠屎,但大多数时候,警察和政府还是可靠的,尤其是涉及人命这种事情,人类天性就带着对弱势群体的同情,警察也不例外,对案子的调查十分积极。

陶煜选择自杀固然很冲动,让人觉得他不够坚强,可若是陶煜的事情落到大家身上,又能有多少人保持理智和坚强呢?谁又能知道当时陶煜的绝望呢?

对于一个当时才十七岁的少年来说,瞿欣苑几人的行为,已经无法用恶劣和调皮形容,而是犯罪、谋杀!

这是一个悲剧,一个可惜。大家要做的是引以为戒,好好教育自家孩子,而不是将受害者有罪论拿出来站着说话不腰疼。

因为白湛的真相曝光过于详细,警方这边还没有判决结果,网络上就先议论开了。

大家难以置信瞿欣苑几人的所作所为。

“我靠,这是上演宫斗剧还是狗血偶像剧,学校霸凌不说,还骗人家感情报复?”

“这纪雨惜也是真够有心计的,几个大少爷大小姐被她耍得团团转,绿茶婊的威力果然不可小觑……”

“这瞿欣苑也是醉了,好歹也是个豪门千金吧,从小到大就没经历过点豪门争斗?就这么蠢的被人给利用了,脑子里长得都是草吗?不值得同情,又毒又贱。”

“我以前一直觉得董关瑞虽然花心又恋爱脑,但长得帅又多金,爱情游戏双方你情我愿也没什么,结果……这丫的竟然是个世纪大渣男!”

“这个唐元骏也是够绝的,表面一副深情男配的样子,结果背后这么阴……”

“陶煜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会碰到这些人。”

“这实验一高也不是好东西啊,就算其他事情不知道,但陶煜当初在学校被孤立、被霸凌总该清楚吧?竟然眼睁睁的看着不管?”

“陶煜虽然自杀有些冲动,可这些人一个都别想撇清关系。但凡当初有一个人能站出来帮陶煜说句话,伸个手,陶煜就算遇到了那样的事情,也不至于那么绝望……”

“对,每一个绝望都一点一滴累积而成的,生命可贵,若不是真的心死如灰,对未来看不到希望,谁愿意轻易去死?”

网友们的评论十分愤慨。

而警察这边,因为证据的充分,以及瞿唐董三家的放弃抵抗,调查十分顺利,判决结果也出来的很快。

不过由于瞿欣苑几人如今不仅残疾,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想扔监狱里去也不太可能,所以只能施行监外看管。

瞿唐董三家涉嫌包庇和毁坏犯罪证据的行为,全都得到了相应的法律判决,但由于陶煜的死亡确实是自杀,所以法律上这些人的判决限度有限。

但法律判决程度有限,可三家人因此受到的损失却不小,三家集团股票全部都遭受到了相应的下跌,公司形象也在公众留下了污点,三家父母因此在家族中地位瞬间受到了巨大打击,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好过了。

三家人为当年的事情,全部都付出了代价。

可却没有人觉得痛快,事情结束后,只剩下深深的悲伤。因为无论怎么讨回公道,陶煜终究是死了,一个十七岁的鲜活生命就这样逝去,让人可惜而遗憾。

但不管怎么说,当初的真相能够公布,这些人能够得到报应,还是有点安慰。

苏欢看到网络上的议论,以及警方处理结果后,一直留在心里的结终于打开了。

事情结束,苏欢准备带着她父母,以及陶奶奶离开这片伤心地,去国外生活。

一来是躲避之后的记者骚扰,二是躲避玄术部门的人。天道笔被神秘人抢走,玄术部门的人必定会调查追踪,当初卓明那些人见过苏欢,很可能会以苏欢为突破口。

所以多方原因下,苏欢只能选择去国外躲难,等个十几二十年的风头过去,再回故土。

白湛和秦靳渊没有去送别。

天道笔在他们手里,他们和苏欢的接触越少越好,接触得多了,反而是害人。

至于瞿欣苑几人的魂魄。

白湛最后将其送回了她们的躯体之中,比起让几人直接死亡去阴间,他觉得不如让这些人活到自然死亡更好,下半辈子永远活在疾病瘫痪、和痛苦怨怼里。

为让这些人以后活得更加“开心”,他还特地让秦靳渊去警局跑了一趟,将瞿欣苑四人安排到了同一个病房,施行监外看管。

相信这几人下半辈子一定会过得非常热闹。

事实上也确实如白湛所料,瞿欣苑四人从病房醒过来后,看着对方直接就爆发了嘶吼战斗,每天都没个消停。

……

京市医院。

瞿欣苑四人分别躺在床上,相互怒目而视,争吵怨怼。

瞿欣苑怨恨瞪着纪雨惜,发疯大吼,“纪雨惜你这个贱人,我会变成今天这样,都是你害的,都怪你,你这个歹毒的贱人,你不得好死,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纪雨惜也不势弱,呲目而视,

“你来啊,杀了我啊,瞿欣苑你就是个蠢货,我随便说几句话你就相信,你三岁小孩吗?我是说了陶煜的坏话,可我没让你找人去堵陶煜,你自己蠢怪不着我。哈哈哈,你才是害死陶煜的罪魁祸首,以后下了地狱,你肯定比我惨,哈哈哈,蠢货。”

两个女人嘶声揭底的怒骂争吵。

董关瑞和唐元骏躺在床上虽然没有说话,但脸上的悲哀和悔恨却无法掩饰,身上的疼痛,心里的懊悔,折磨得他们形如枯槁。

“对不起,陶煜,对不起,陶煜,陶煜……”

董关瑞望着头顶的天花板,眼泪从眼角落下,嘴里喃喃有声。

一切都是因他而起,他才是害死陶煜的罪魁祸首。如果当初他不那么懦弱,能够勇敢的面对内心的感情,没有选择逃避,也就不会有后来这么多事情。

这些年他从来没有忘记过那个如暖阳般爱笑的少年,如果可以重来一次,他一定不会再那么胆小懦弱。

可惜,一切并没有如果。

唐元骏听着董关瑞的呢喃,心中一片冰凉和苦涩。

当初他因为对董关瑞的暗恋之情,便选择了对陶煜的遭遇视而不见,对陶煜的自杀隐瞒,甚至在陶煜死后将对方的遗书拿走毁掉,掩埋陶煜被逼死的真相。

所以如今,他不仅得到了惩罚,更加永远再也得不到喜欢人一眼的目光。

日日夜夜,在他活着的所有的时光中,他都要听着喜欢的人,叫着另一个人的名字。

“……”

唐元骏没有说话,闭上眼睛,任由眼角的泪水落到枕头上打湿。

杀人诛心,不过如此。

陶煜的事情结束后,白湛没有一直盯着后续看,因为比起这个热闹,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面对。

那就是,玄术部门的人找过来了。

当然,由于之前他们掩盖了本身容貌,所以玄术部门的人到没有认出他们来,对方之所以找过来,也是例行调查。

因为他们插手了陶煜的事情,而陶煜的事情又跟苏欢有关,苏欢又在当时的鬼宅出现……这顺藤摸瓜他们可不就得被调查嘛。

玄术部门那边也是没办法,谁让公孙大师的原本百试百灵的卜算道术这次不管用了,司大师请了老祖指示也不管用,无奈之下,他们无法用玄术手段寻找,就只能选择排斥法这个麻烦手段了。

另外,对方来找他还有一个目地,就是让他去参加部门的考核,接受玄术部门的收编。

“……之前我们一直没有接洽你,一是因为观察你的品性,二是你的道行还不足以被部门收编。现在观察期结束,你的道行也已经达到标准,必须进行考核,拿到相应的玄术资格证才能在外面行走。”

“否则胡乱使用玄术害人、获利、张扬、扰乱社会治安……等等,我们会对你进行追究。轻则关押反省,重则废除道行。”

此次过来接洽白湛的是他老熟人卓明,卓明是玄术部门的副部长,亲自前来算是很给他面子。

部门之所以如此重视他,也是因为他如今展现出来的能力确实不错,他那个小打小闹的符篆店部门派人过去看过了,白湛能够画出失传已久的空间符篆,足以证明他的实力和天赋。

白湛听到满脸懵逼:……

虽然他早就知道如今玄术界也接受政府的管理,但真没想到搞得如此现代化,竟然要他去考专业资格证,这年头修道都得有资格证了,社会不好混啊!

白湛抹了把脸,虚心求教,

“那这个什么考核,它难吗?是书面的,还是面试,还是让我去抓鬼?多少分才算及格啊?我没师傅,走上玄术道路全是阴差阳错,随便跟古书上面学的,很多规矩常识都不懂,也不怎么认识玄术界的人,大哥,能详细讲一下么?”

“难也不是特别难,既然我们过来接洽你,就说明你的道行已经达到标准。考核一共分成两部分,书面和实操。书面就跟学校一样写卷子,内容范围就是玄术知识和天师规矩守则,守则等会我给你一本。”

“至于实操,就是你实际使用玄术的能力,到时候所有参加考核的天师,都会被投入专门的场地之中,具体规则和内容,到时候你去了就知道……”

“对了,我们观察过你每次面对鬼魂斗法都使用功德金光,这个你得注意一下,到时候会禁止外挂,你这个就属于外挂的一种。”

卓明说得很仔细,性格属于爽朗热情大师兄的那种,跟之前在地洞鬼宅碰到的表现一样。

“这里面装的就是天师守则和你的准考证,考核地址和注意事项里面有,你自己慢慢看,到时候按时过去报道,迟到将取消资格,等到下一次考核期才能参加了。”

他一边说,一边将一个袋子递给白湛。

“好,我一定早点过去,多谢道友提点。”

白湛连连点头,像个突然得到惊喜的小菜鸟般,高兴又惶恐。

卓明很是热情和蔼的拍拍他肩膀,

“不用客气,我师傅看过你的资料,你天赋很不错。我师傅说,你要是能在考核中排名前三,他就考虑收你当弟子。我们以后说不定就是师兄弟了,加油。”

“收我当弟子?”

白湛假装惊喜到不敢置信。

“对,你运气真好,直接就被师傅看中了,当初我和罗师弟可是费了不知道多少功夫才拜得师门呢。我们东陵门可是玄术界的第一道门,你可要好好表现,莫要辜负我师傅对你的期望,知道不。”

卓明叮嘱劝说,因为从小跟在师傅身边长大,他对师傅极其尊敬,师傅说得话,他基本都奉为圣旨,铭记于心,以完成师傅所有交代和期望为荣耀。

他叮嘱得起劲儿,并没有注意到白湛在听到他的话后,眼中闪过一丝错愕。

卓明就是过来接洽和通知考核收编的,并没有待多久,交代完很快就离开了。

等他一走。

白湛小菜鸟的高兴表情立刻消失,赶紧掏出手机查看上面的绑定的那个神秘灵异app。

东陵门?他在app里学到的玄术就是出自东陵门,这会不是太凑巧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