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第 8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晏承修将地上因为失血过多而晕过去的周裕卿抱到床上, 目光几乎是贪婪的紧紧盯着那张熟悉的脸,怎么也无法移开。

他终于再见到丹姜了,在地下整整过了千年暗无天日的日子, 他终于再次见到了丹姜。

这个他爱了一辈子, 也负了终生的人, 他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即便他们现在阴阳相隔, 一人一鬼也没关系, 龙凤呈祥的姻缘线,一定能够让他们幸福在一起的。无论以前发生过什么,现在, 一切都将重新来过……

晏承修不知道事情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

按照他原本的设想, 他与丹姜合葬之后,应该同时进入轮回投胎, 然后下辈子他们会被姻缘线牵引, 从而重新相识相知,开始美满的新人生, 再续他们生前未能相守的遗憾。

但现实却是, 合葬之后他根本没能进入地府投胎,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 一个人的灵魂被束缚在了墓穴之中。

开始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 他是惶恐和发疯的,他没办法接受自己变成了一只鬼无法离开墓地, 而心爱的人却已经去投胎的事实。

他费了那么大的力气, 放弃了自己曾经坚持的东西,想要的不过是下辈子重新来过, 与丹姜相守而已。为什么现实要对他如此残忍?

强烈的怨气让他很快就从幽魂变成了厉鬼, 之后在无数个暗无天日的孤独岁月中, 为了离开墓地出去寻找丹姜,他努力的积蓄力量变强……

直到不久前,一伙盗墓贼无意挖开了他的墓葬之地,将他和丹姜的合葬棺椁盗出来,误打误撞解开了墓地的束缚,让他终于获得自由。

虽说那伙盗墓贼的所为最终对他是好处,可他无法容忍那些人窥视他和丹姜的尸身。

一气之下,他将那些盗墓贼全部都杀了,然后开始跟着姻缘线的指引,开始朝着城市人群寻找而来。只是不等他先找到人,刚刚就出现一股奇怪的力量,将他的鬼魂拉到这栋别墅的房间里。

看到地上鲜血画出来的符篆,晏承修明白的刚刚应该是面前的人正在招魂,碰巧招到了他的鬼魂。

“丹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会让你以血为引,招魂求助呢?到底是谁敢伤害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丹姜,我会保护你的,有我在,谁也不能伤害你……”

晏承修看着爱人憔悴的脸色,眼中闪烁暗芒凶光。

给周裕卿渡过去一缕鬼气护体之后,他就站起身,环视周裕卿的房间,双手结印,摄取房间里最近发生的事情记忆。

虽一直被困在地下墓穴中,但这并不代表他跟其他红衣厉鬼那般只会单一使用鬼魂的力量而已。

他生前是一国帝王,下葬之时的陪葬品无数,其中除了各种金银珠宝之外,剩下的就全部都是丹姜生前最喜爱的书籍刻本,那些书籍大半都是玄术相关,这么多年他在地下无聊翻看,学到的东西着实不少。

通过玄术,他不需要询问,就能知道最近在周裕卿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几分钟后。

晏承修原本万事在握的表情就变得有些难看了,露出忌惮之色,“摄青猛鬼,丹姜怎么会招惹上摄青猛鬼……”

摄青猛鬼即便是在他生前的那个时候,也是极为少见的,就更别提现在这种灵气稀薄信仰削弱的时代了。他虽有帝王龙气护身,可终究等级还在红衣级别,真要与摄青打起来,赢的机率实在不大。

一旦被摄青猛鬼缠上,除非对方主动放弃,否则局面就是不死不休的结果。

晏承修满脸发愁。

而就在这时,房间中的气息陡然开始转变,空气扭曲,一阵阵属于摄青的气息开始弥漫而出。

晏承修察觉到异状,猛地回头,不出意外的看到了满身鲜血、带着阴森笑容的周然。

晏承修一惊,几乎是用肯定的语气,“你就是缠着丹姜的那只摄青猛鬼。”

“红衣……好香……嘻嘻。”

周然并没有回答他的话,仍旧带着懵懂的眼神,却歪着脑袋阴森笑,裂开嘴角神情狰狞,摄青的凶相毕露。

没有正常思维神智的周然鬼魂,如今很多时候都是跟随本能行事的。在钱宇和白湛这两个让他感觉亲切依赖的人面前,他是乖乖巧巧的布偶娃娃,但离开了两人,摄青凶猛的本性就会尽显无疑。

而鬼魂增长力量的其中一种方法,就是同类吞噬,所以鬼魂之间通常都不太和平。

周然盯着晏承修目带饥饿的垂涎,身上青光大胜。

晏承修被等级带来的压制压得有些吃力,尤其是感觉到周然想要吞噬自己的意图时,他只能调动灵魂中的帝王龙气抵抗,以免被等级压制得直接臣服。

原本打算找到欺负爱人的敌人直接动手斩杀心思,也在力量的压制下不得不暂时念头,走怀柔政策。

努力挡住还在昏迷中的周裕卿,晏承修扛着压力艰难开口,

“前辈,你虽是摄青,可我身上亦有帝王龙气,倘若争斗起来,我拼死一搏你也讨不着太多的好。不知前辈为何要缠着我爱人?如果有得罪之处,我替他向你赔罪道歉,送前辈一缕龙气做赔礼,请前辈手下留情,可好?”

晏承修一边说一边紧紧盯着周然鬼魂的表情变化。

他倒是想直接将威胁爱人的因素扼杀摇篮之中,但奈何现在敌人太过强大,他的能力根本不足,只能损失稳住局面,以待将来再说。

然而他有些高估周然现在的神智了。

以周然现在的情况根本无法全部理解他的话,只听懂了晏承修要让他放过周裕卿的请求,顿时眼中凶光大涨,周身气息变得骇人,面色狰狞。

原本还算理智的周然直接就暴怒了起来,“不放!不放!他杀了我……杀了我……还命……还命!”

吼完。

周然就面色凶狠的朝床上的周裕卿攻击而去。

“住手!”

见到爱人被袭击,晏承修着急大喝一声,立刻出手阻拦。

电光石火之间,两只鬼就缠斗在了一起。

周然神智混乱,又身具摄青猛鬼的凶性,动起手来是根本没有轻重意识的,谁敢阻拦他想要做的事情,那谁就是该死的仇人,出手招招都是致命般的锋利。

晏承修只是红衣厉鬼,在等级的压制下,他根本不是周然的对手。不过他并不是普通红衣,由于生前是帝王的因素,灵魂中带着强大的龙气,因而周然一时半会儿也杀不了他。

周然的每一次攻击,都会被强大的龙气抵消。

不过帝王龙气虽厉害,却只是能够被动保护晏承修的安全而已,无法攻击,因此短短交手,晏承修虽暂时挡住了周然,却也搞得十分狼狈。

“你保护他……坏人……坏人。”

连续攻击都被晏承修该挡住,周然十分生气,眼神越发凶厉,喉咙里发出愤怒的声音。

一副要发狂的模样。

晏承修曾没有和摄青猛鬼对上的经历,但从典籍中,他是很清楚摄青猛鬼发狂时的破坏力。

他打不过摄青一个人是可以逃走,可再带个昏迷的人,就有些吃力了。

他忍不住骇然劝说,

“前辈!人死不能复生,你已成摄青,若再背上过多的杀孽,定会永不超生的。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若你真因我爱人而死,我愿替他赔罪,前辈切莫冲动!”

“死……要他死……他害我……害我。”

然而周然根本听不进去劝说,模模糊糊中,他只知道周裕卿不仅害死了他,还差点害他失去了钱宇,他遭受了好多折磨,他要这个人死,受尽折磨而死,将他曾经遭受过的所有折磨,全数奉还。

陷入狂躁的周然抬手就狠狠抓到面前的晏承修身上。

哪怕拥有帝王龙气护体,晏承修身上仍旧还是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爪痕,摄青的青光瞬间腐蚀对方的魂体。

“噗”晏承修受伤吐出一口鬼气,摔出去撞到墙上。

把他打开,双眼猩红的周然根本理他,只坚定的朝昏迷的周裕卿走过去,满身戾气。

“丹姜!”

晏承修见此眼睛也瞬间发红。

他好不容易才见到丹姜,好不容易才求得这一世缘分,他绝不能让丹姜死了。倘若丹姜再死,他们生生世世便再也无法相遇,他不能接受。

晏承修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冲宽袖中掏出一枚雕龙玉玺,朝周然鬼魂扔过去。

玉玺乃帝王手印,历代穿成,承载国运,是天下邪物鬼物的克星(除拥有者外)。即便周然是摄青,被这等器物打中,也是会受伤的。

“啊——”

几乎是在被玉玺砸中的瞬间,周然就惨叫一声,魂体被打散一处。

……

而与此同时。

周然鬼魂的惨叫声也被另一房间沉睡的白湛听到了。

小然出事了!

白湛猛地睁开眼睛,在反应过来发生什么后,立刻起床顺着方向赶到周裕卿房间。

在看清周然的魂体被打散了一块儿后,心中涌起难言的愤怒,侧头看向一旁的厉鬼晏承修,几乎是一下子就认出来对方就是梦境中杀死自己的那只厉鬼攻。

“你敢伤小然,我要你死!”

白湛声音冰冷而嗜血,他直接调动功德金光,双手结印就朝晏承修攻击而去。

周然鬼魂受伤的现实让他有些失去了理智,完全顾不得原本还想从晏承修这里获取线索的打算,只想杀死这个伤害周然的敌人。

刚刚感觉到周然鬼魂出事的那一刻,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形容心中的恐慌害怕,那种感觉让他知道,周然在他心里的重要性,丝毫不必秦靳渊低多少。

尽管他和周然之间其实并不熟,但有些感觉就是如此奇妙。

晏承修虽有帝王龙气护体,可现在本质上终究还是一只鬼,而功德金光与帝王龙气都是隶属于浩然正气的分支,本源相同,因此抵挡攻击效果有限。

毫无意外,晏承修被打得再次撞到墙上,吐出大口大口的鬼气,整个人的魂体也出现了不稳。

晏承修面色虚弱的看向白湛,有些不敢相信,“功德金光……你竟然有如此浓郁的功德金光……”

如此浓郁的功德金光非得大功德之人才会拥有,世间罕见,他竟然会在这里碰上。一只摄青猛鬼,一个拥有功德金光的人,丹姜怎么会招惹上如此仇敌?

而在他震惊的同时。

白湛在开始发泄完心中的怒气后,看清楚晏承修身上浓郁的帝王龙气后,也是有些吃惊。

帝王龙气?这只厉鬼攻生前竟然是一个帝王。

拥有龙气护体的鬼魂……难怪梦境中周裕卿敢主动带着钱宇去找周然,拥有龙气护体的鬼魂相助,只要再设计得当,不正面对方,杀死一只摄青猛鬼其实也不是不可能。

到时候再吸收了摄青的能量,这只厉鬼攻绝对会成为阳间无敌的存在。

好,这可真是将他们这些“炮灰”到死都利用了个干净啊。

“就算你生前是帝王,死后拥有帝王龙气护体又如何?助纣为虐,伤害小然,就算两败俱伤,我也要你魂飞魄散,飞灰湮灭!”

白湛心中怒意喷薄,在短暂的惊讶呆愣之后,就再次双手结印,朝晏承修攻击而去。

晏承修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强忍魂体疼痛抵抗躲闪,也非常生气,

“你们欺人太甚!就算我爱人之前有得罪之处,你们也不用如此赶尽杀绝吧!我身具龙气,我爱人亦是拥有功德之人,杀了我们,你们也讨不着什么好,必遭反噬,有什么事情我们就不能好好商谈吗?”

“好好商谈?周裕卿换我命格,又害小然惨死变成摄青,如此将我们逼上绝路,这事情怎么商谈!”白湛冷笑。

“换你命格?这不可能。”晏承修面露震惊,不相信,“我爱人也是拥有功德的人,转世必享富贵荣华,怎么可能换你的命格。”

“你信不信这就是事实。就算遭受反噬,把你们俩杀了,那也是值得的事。”

白湛冷着脸,不想再废话,在房间里随手布置了一个遮掩声响的阵法,就直接再次动手。

不管到底如何,他们与周裕卿和这厉鬼攻之间,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根本没得商谈的余地。总之他们两者之间,必有一方陨灭,这事才能算完。

本来还想从这厉鬼身上打听一些线索,但现在没必要了,只要杀了这两个威胁,那么有些事情不知道也没什么。

周然鬼魂的受伤,着实有些刺激到了白湛,刚刚周然鬼魂受伤导致的心悸让白湛实在难以释怀。

他脑子里现在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杀杀,把周裕卿和这只厉鬼攻都杀了才能泄愤!

白湛此刻状态也有些狂躁。

一人一鬼就这样在房间中打斗起来,由于各自拥有外挂,在晏承修回过神来严肃应对后,打得有些不相上下。

白湛一时半会儿没能解决对方。

而晏承修也是越打越心惊,越打越不可思议。

在认出白湛使用的玄术路子后,更是难以置信惊问,

“东陵玄术,你竟然还会东陵玄术,这不可能……东陵玄门早已消失,你怎么可能还会东陵玄术,你师门先祖是何人?”

“管你毛事……”

白湛根本没有心情回答对方的质问,趁着对方震惊迟疑空隙,立刻呼唤脖子上的御鬼符,“丹小贪,出来开饭,这里有帝王龙气!管饱!”

貔貅掌管气运,帝王龙气就是气运的一种,他奈何不得这外挂,让狗崽出来却就再合适不过。

呼唤貔貅鬼魂的时候,白湛没有注意到对面晏承修听到名字时,脸上一闪而过的震惊。

而正在沉睡的貔貅鬼魂听到召唤,则很快就跑了出来,声音带着惊喜,“帝王龙气?在哪里在哪里?我要吃!”

“就是这个魂魄身上。”

白湛指向对面的厉鬼攻。

貔貅鬼魂闻言赶忙流着口水,兴奋看过去,却在看清对面厉鬼攻的脸时,动作停下,狰狞的鬼脸上也露出震惊,“晏承修?”

而晏承修在看到貔貅鬼魂的反应后,仿佛确认了什么,松口气,“真的是你这只小东西……”

“什么小东西!我是貔貅大人,尊贵的貔貅大人!你这个混蛋,不许对貔貅大人不敬!”

貔貅鬼魂脾气自傲,最忌讳别人小看他,被白湛和秦靳渊随便叫那是因为打不过,只能认怂,可面对其他人,却是绝对不肯丢半点面子。

晏承修显然也是对狗崽的脾气习以为常,没有半点意外。

但眉头还是轻皱,“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还是这个脾气,当真是被国师给宠坏了。”

“我就这样,就这样。我主人就是宠我,你奈何……”貔貅鬼魂对自己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得意洋洋,“再说我都死了,嬿国也没了,大家都变成了孤魂野鬼,谁也别管谁。”

是啊,嬿国已经没了,他已不再是尊贵的帝王,如今只是一只孤魂野鬼罢了……

晏承修脸色顿时露出怔然之色,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

两只鬼短暂的交流,透露出了不少信息,不难猜出两人生前不仅是身处同一时代的存在,生前更是十分熟悉的相识。

可这些白湛都不管,他现在只想让仇人死。

白湛给了没有行动的狗崽一巴掌,催促,“别给我废话,马上把他身上的帝王龙气吃了!”

对方身上的龙气不散,他完全杀不死这只鬼。

只是一直嘴馋的貔貅鬼魂这会儿却是没能抓住机会,语气有些羞愧和心虚,再次发怂,“这……美人,我,我吃不了他的护身龙气。”

白湛脸色漆黑:……一到关键时刻就待机,老子拿你到底有何用!

许是看出来白湛心中所想,貔貅鬼魂很委屈赶忙解释,

“美人,不是我没用,这真的是太巧了!他生前是嬿国帝王,我生前是嬿国的护国神兽,即便死了,我和他也有很深的牵绊,我无法对他身上的帝王龙气动手,这真的不能怪我。”

“真是没用!”

白湛也无语了,每次都能碰上这种巧合,他也是醉了。

但这就让他放弃是不可能的。

白湛也不为难它,指向还在昏迷中的周裕卿,冷道,“你不能对这只厉鬼动手,那杀他总可以吧?我现在什么线索都不想找了,我就想让他们两个死,我拦这只鬼,你帮我杀了周裕卿!”

说完,白湛就再次朝晏承修动手。

“这个没问题。”

而貔貅鬼魂龇牙一笑,亮出爪子,立刻就朝床上的周裕卿袭击而去。

晏承修见此急得不行,没法从白湛这里脱身,只能大喊,“丹小贪,你不可以动他!他是丹姜,是你主人最在乎的人,你不可以杀他!”

晏承修的话很管用,成功让貔貅鬼魂再次停下来。

“他是丹姜?”貔貅鬼魂惊慌看向晏承修,很是不敢相信,“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是丹姜。丹姜怎么可能做出换人命格,害人性命的这些遭受天谴事情……”

“他就是丹姜没错,他身上的姻缘线可以和我牵上。我不知道你说的这些是怎么回事,这其中可能有什么误会,丹姜不可能去害人,而且丹姜在兵变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根本没有那个机会,也没有那个能力去做换人命格的事情。”

晏承修一边抵挡白湛的攻击,一边极力劝说,

“丹小贪,你不要冲动做错事。你看看这位公子的命格金光大放,一般人根本换不了他的命格,能做到的人,不说现在玄门没落,就是我们生前又能有几人?”

“倘若真的换了命格,那必定也是国师所为。我求过国师大人,求他成全我与丹姜来世,他答应了我的!丹小贪,你莫要坏了你主人的施法,丹姜一死,你主人定会遭受反噬。”

“这不可能,不可能的……”

貔貅鬼魂完全被这突如其来的话给震惊到了,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

他主人怎么可能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许是看出貔貅鬼魂所想,晏承修最后劝说,

“丹小贪,你别忘了丹姜可是你主人最在乎的人!如果不是为了丹姜,以你主人的天资,当初怎么可能会放弃成仙大道,留在嬿国当国师。如此,为了丹姜,你主人冒天下之大不为又有何稀奇?你真的要杀了丹姜,害死你主人吗?”

“我,我……”

貔貅鬼魂不知所措,脑子乱糟糟的。

“啰里啰嗦!欠债还债,天经地义!”

眼看貔貅鬼魂被说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时间被拖延,白湛怒意到达顶点,加重攻击的同时,呼唤秦靳渊过来帮忙。

新仇旧恨加一起,他一定要讨个公道。
sitemap